学习商道本领,感悟人生真谛——欢迎来到51搜商网,助您成家立业的网站!
广告
《天龙八部》中刻骨却美好的爱情
时间:2013-10-18 16:41来源:未知 点 击:

《天龙八部》中的爱情片段常常为人熟谂。
    其中有种种刻骨的、美好的,痛苦的恋情,有萧峰和阿朱的,有段誉和王语嫣的,有游坦之和阿紫的,我却独被赵钱孙的爱情感动。
    赵钱孙并不叫这个名字,为爱,他也可以叫“周吴郑王”,“冯陈褚卫”,为了他的“小娟”,他迷失了自已。
    而谭婆小名“小娟”,只有赵钱孙自已可以叫。
    金庸在《天龙八部》中给这个痴情种子只安排了三次出场机会,但这个人物的却血肉丰满。
    他爱他的“小娟”,爱的很苦。他不屑于与众人为伍,穷其一生,痴迷心性,只为了“小娟”。
    他首先出现是在杏林中丐帮大会上。倒转背身骑驴而来, 看到谭婆立即“双目凝视,神色间关切无限,柔声问道:‘小娟,近来过得快活么?’”,而因为这一句话让“铁面判官”单正率众子到来打断,他就一直任性的和单正作对,单正耐何不了他,忽然灵机一动,说:“阁下说谭婆的闺名,天下便只阁下一人叫得,是也不是?”,“兄弟自然不敢叫,却难道连谭公也叫不得么?”,赵钱孙铁青着脸,半晌不语,“众人皆以为他被问倒了,忽而他却放声大哭,涕泪横流,伤心之极。小娟”变成了“谭婆”,这种刺痛,几人能承受?
    这就是金庸的高妙,哭是极苦的表现,哭有大声的,哭有无声的,不哭只是未到伤心处。谭婆不得不道:“你又发癫了,在众位朋友之前,要脸面不要?”,“你抛下了我,去嫁了这老不死的谭公,我心中如何不悲,如何不痛?我心也碎了,肠也断了,这区区外表的脸皮,要来何用?”,爱就是这样,要爱就爱的彻底,要哭就哭的痛快,要痛就痛的深入骨髓,要媚就媚得阳光满怀。赵钱孙的爱酣畅淋漓,温柔似水。
    再说谭婆看他这样,无何奈何,只能劝戒,丐帮有正事,让他乖乖的听着吧。赵钱孙说只要谭婆一笑,他就听话。谭婆莞尔一笑,对于赵钱孙已是全部,足以使他神驰目眩,魂飞魄散,于是他消停了,又痴痴的沉浸在爱的虚幻世界中。
    而杏林中,是赵钱孙和他的“小娟”四十年后的初会,赵钱孙为了“小娟”几十年苦恋不已,丐帮徐长老问“带头大哥”信中之事,他却只字不落的把谭婆写给他的信背了出来,情深如斯,他脑海中已容不了旁物了。
    赵钱孙第二次出场是在“聚贤庄”的英雄大会上,眼看赵钱孙就要被乔峰击中,谭婆危机之中,舍命一拉,一声“你不要命了吗?”虽是在刀光剑影中,赵钱孙还是心头一喜,和心上人在一起,再艰险,也是天堂。爱足以让人忘记险境,忘记生命。
    爱她就跟随她吧。那怕一辈子不见,只是悄悄的走在身后。赵钱孙第三次出场是在卫辉城内。从杏林中他一直跟着谭婆。而想法非常简单,只为了想听谭婆唱一唱从前的那几首儿歌。“小娟,今日咱俩相会,不知此后何日再得重逢,只怕我命不久长,你便再要唱歌给我听,我也是无福来听的了。”读了白发苍苍赵钱孙的这句话,无论谁听了都得动容。人和人会相逢在顷刻之间,也会瞬间分离,能有缘分共聚把往事一一拾起,烟雨重山,何其不易,更多的只是在峰烟彼岸默默的守望。“当年郎从桥上过,妹在桥畔洗衣衫…”谭婆轻哼起儿歌,那是一段最初的岁月,错过了,也就错过了一生。
    “赵钱孙喜道:‘小娟,多谢你,多谢你。’”,这是《天龙八部》中赵钱孙留给读者的最后一句话。我们更应当感谢你,赵钱孙,是你留给了世上无尘无埃的爱。
    赵钱孙的爱是纯洁的、无暇的,理想化的,这样不好吗?当它真能感化人们,触及人们心中的那份爱时,它实际存不存在,或具体存在于哪儿,却并不重要了。
     “四十年前同窗共砚,切磋拳剑,情景宛在目前,临风远念,想师兄两鬃虽霜,风采笑貌,当如昔日也。”这就是谭婆写给赵钱孙的信,聊聊几句,却让他铭记一生。四十余年只不过弹指之间,总有人曾同窗共砚,若错过了,桃花凋落,池阁蒙尘, 山盟空在,锦书难托,那就临风远念,祝福永远;若拥有着,金风玉露,相逢相知,佳期如梦,珍惜当下。
    写到这,爱似乎简单了许多,只为了百年之后,我们还能听到彼此心中那一句“多谢你,多谢你”。


本人摘自网友空间。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小刀
相关文章
精彩图文
平安普惠广告
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|广告服务|版权隐私|网站地图||51搜商首页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粤ICP备12044524号